凯尔·洛瑞:从小人物到总冠军我用了13年

多伦多猛龙,这支身处异国的球队,到现在也不过25年的历史,回望这25年——“小飞鼠”斯塔德迈尔只效力了2个半赛季;“飞人”文斯·卡特第一次让这支球队“声名远扬”,可最后却在主场球迷的“嘘声”中离开了多伦多;龙王波什也没能坚持到最后;夺冠功臣伦纳德匆匆来,匆匆去。至于德罗赞,则在一片叹息声中远赴圣安东尼奥。

这个小人物出生在费城一片治安极差的社区,那里充斥着毒品和犯罪。在洛瑞的童年,他妈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远离毒品”。他的亲生父亲就住在离他们10分钟路程远的地方,但已经另有家庭。父子两很少见面,在洛瑞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在7岁那年,那天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餐,身边还有哥哥朗尼和同父异母的妹妹拉奎娅。

之后,父亲就再没有出现过,至少在洛瑞的记忆里,他再没出现过。没有父亲的日子里,是哥哥朗尼陪伴洛瑞成长。在洛瑞眼里,比自己大五岁的朗尼就是一个“父亲”。他总是对洛瑞说——别再纠结爸爸的事了。

篮球是兄弟俩忘掉烦恼的方式,也是他们唯一的兴趣。在母亲外出工作的时间,兄弟俩就会去公园球场。从家里到公园球场的这段路,哥哥朗尼会说——凯尔,用左手运球到球场。或者说——凯尔,看着这个动作。

1996年,费城迎来了状元阿伦·艾弗森。10岁的洛瑞成了艾弗森的“迷弟”,只要有机会,他就会在电视机前看76人的比赛,然后到球场上模仿艾弗森的每一个动作。那时候,洛瑞就给自己立下一个目标——进入NBA。

15岁那年,洛瑞见证了阿伦·艾弗森和文斯·卡特两个球星的超级对决,这个直到第7场才决出胜者的系列赛,点燃了许多篮球少年心中的那团火,洛瑞就是其中之一。当卡特的绝杀球甩筐而出后,艾弗森兴奋地在球场上狂奔。之后,他们又以7场系列赛淘汰了密尔沃基雄鹿,这座阔别总决赛18年的城市,终于等来了一个英雄。

凯尔·洛瑞也想成为“阿伦·艾弗森”式的英雄。但那时候的洛瑞,只不过是一个身形矮小、运动天赋一般的小后卫。即使在公园球场,他也是最小的那个。哥哥朗尼教他要在球场上努力拼抢,勇于拼抢,但不要急于投篮。祖母则教他要怎样变得坚韧,即使是很小的一件事,祖母也会严格要求孩子们。

正是因为坚韧和努力,高中4年后,洛瑞成为了小有名气的后卫。尽管4年里没有一次冠军,但这不影响洛瑞成为各大篮球高校盛邀的对象。最后他决定留在家乡,进入维拉诺瓦大学。

那是2004-05赛季,在代表维拉诺瓦大学出场的24场比赛里,洛瑞只是一个场均7.5分2助攻的控卫,球队在甜蜜十六强里以一分之差输给了北卡。尽管个人数据一般,但主教练杰·赖特非常赏识洛瑞,在大二赛季,洛瑞便成为了球队首发。与此同时,2005年的夏天,他结交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贾米尔·尼尔森。那一年尼尔森刚刚经历了NBA菜鸟赛季,他非常欣赏这个同样来自费城的小弟,在洛瑞高中时期,尼尔森就开始关注他了。

那一年大学比赛之余,洛瑞就会到奥兰多去,和尼尔森一起训练。尼尔森会教他一些NBA的东西,比如如何训练,如何控制饮食,如何养成良好的训练习惯等等。

尼尔森是洛瑞职业生涯的领路人,所以在2019年夺冠后,洛瑞说:没有人知道这个事,但今天,我要感谢贾米尔(尼尔森),是你帮助我走到今天。

在选秀前,洛瑞被查出肾脏隐患,这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选秀前景,和他一起参加选秀的大学队友兰迪·弗耶在第七顺位被选中,然而凯尔·洛瑞的名字直到第24顺位才被叫到。选择他的是孟菲斯灰熊队,这意味着新秀赛季洛瑞不会有太多机会,因为在灰熊队的控卫位置上,已经有了两个老将——达蒙·斯塔德迈尔和阿特金斯。

等到复出的时候,灰熊在选秀大会上用4号签选择了身高1米85的控卫迈克·康利。选秀大会那天,洛瑞就在现场,看到球队选择一个控卫的时候,他第一次醒悟——这个联盟没有绝对的保证。

07-08赛季,急需在这个联盟证明自己的洛瑞打满了82场,场均得到9.6分和3.6次助攻,他把投篮命中率从36.8%提升到43.2%,但只有9场首发。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和奥登一起扬名的康利是球队当仁不让的首发控卫。

不过,康利在新秀赛季9.4分4.2次助攻的表现也让球队有些失望。于是在08-09赛季,灰熊队给了洛瑞一些首发机会。

到休斯顿的那天,洛瑞发誓要在这里证明自己。但情况和孟菲斯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糟。在休斯顿的控卫位置上,有“小黑豆”布鲁克斯。前两个赛季,洛瑞没有一场首发。直到2010年11月,布鲁克斯因伤缺席了1个多月。

2010年11月12日,对阵步行者的比赛,替补出场的洛瑞得到13分7助攻6篮板,这场比赛给洛瑞带来了机会。在之后的比赛里,洛瑞成为休斯顿的首发。伤愈复出的布鲁克斯没多久就被送到菲尼克斯,换来了戈兰·德拉季奇。

在球队连续第三年西部第九后,阿德尔曼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接替他的是凯文·麦克海尔——一个对洛瑞十分严厉和苛刻的教练。洛瑞和教练之间的矛盾成为了球队的一个大问题,媒体不断爆出“休斯顿主力控卫不满主教练”这样的新闻。球队希望两人协调关系,但显然这层关系在当时无法协调。

赛季结束后,洛瑞知道自己在休斯顿的岁月到头了。但被交易至多伦多的时候,他依然觉得不可思议。

刚到球队的时候,洛瑞根本没想过要在这里久留,他不断安慰自己,这里不过是一个栖息地。洛瑞说: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德玛尔·德罗赞是被球队选中的,但来之前也和洛瑞一样对这座城市有些“排斥”。大概是这一点,让两个人有了共同话题。

洛瑞和德罗赞,真的就像两个被流放的好汉,然后并肩在北境创建了自己的王国。

他们携手的第二个赛季,猛龙就以东部第三的战绩进入季后赛。在之后的4个赛季,他们都是东部前四的球队。

但是季后赛并不理想,在前两年皆首轮出局。2016年,他们终于走到了东部决赛,那是多伦多猛龙队史第一次进入东部决赛。洛瑞还记得,15岁那年,多伦多猛龙是如何被费城挡在东部决赛门外,那年的比赛他记忆犹新——那是作为一个费城球迷最幸福的时刻。

但最终,他们倒在了勒布朗·詹姆斯领衔的克利夫兰骑士面前。克利夫兰骑士,就如同多伦多命运里的一个克星,在之后的两年季后赛,猛龙连续被克利夫兰横扫出局。

这支连续5年打进东部前四的球队,没有赢得尊重,更多的是嘲讽——嘲讽他们季后赛的疲软,嘲讽德罗赞对阵詹姆斯的败绩。

洛瑞不会忘记那个休赛期的凌晨,远在洛杉矶的德罗赞在超市停车场的车里给他打电话,德罗赞说他被交易到圣安东尼奥了。

德罗赞被交易的事,洛瑞至今还无法平息心情。道理他都明白——这是生意,这个联盟也从来没有绝对的保证。但依然,无法平息。

科怀·伦纳德的到来,给这支球队带来了不一样的东西。之后,马克·加索尔也来了。这一次,多伦多感觉到机会来了。

这一年,多伦多猛龙以东部第二的战绩进入季后赛,在半决赛他们遇到了洛瑞的家乡球队费城76人——这和18年前的剧情相似。不同的是,这一次多伦多的绝杀成功了。伦纳德完成一记高难度的投篮,球在篮筐上弹了三四下,然后弹进篮筐。如果你相信宿命,那这就是宿命——18年前的文斯·卡特和18年后的科怀·伦纳德。

夺冠后,洛瑞说:为了这个奖杯,我们牺牲了很多东西,我们告别了凯西教练,告别了德罗赞,还有瓦兰丘纳斯,我知道这是生意的一部分,但依旧会觉得伤痛。

他还说:我之所以走到今天,不仅仅是幸运女神的眷顾,这是一个艰辛而漫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